2018-06-28

外婆的絲瓜

外婆的絲瓜

忽然想起來,我已經好多年沒有吃過絲瓜了。
究竟有多長時間了呢?
大概,自從外婆離開以後,家裏就再也沒見過絲瓜的樣貌了
說起來也很弔詭,明明,絲瓜就不是一道太困難的料理,和菓子家裏的烹調方式也只是簡單加了大蒜爆炒加水燜煮,哪裡有什麼失傳技巧可言呢。
央求了落雁媽咪幾次,她只是微笑不答,我有些不解又有些生氣:「為什麼就是不能做絲瓜呢?以前夏天外婆都做給我們吃的!」
可是無論自己試了幾次,就是沒辦法還原外婆當初的味道。
是品種嗎?是火候嗎?是調味嗎?還是⋯⋯?
「所以我真是沒辦法做給你吃的,那是外婆的絲瓜啊。」落雁媽咪滿懷歉意地說道。
外婆大概沒想到自己延續的愛意早就感染了好幾代,女兒再不忍心重現當年的料理讓人落淚,吃不到外婆絲瓜的孫女,時時刻刻都那麼想念外婆的呀。
所以,沒有絲瓜或者也沒那麼要緊了吧,到底,外婆從來都沒有離開過家族任何一個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