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-08-31

台北大稻埕 - 法主公廟黃長壽菸

台北大稻埕 - 法主公廟黃長壽菸

我的爺爺其實不是我的真爺爺。

他們說,我的爺爺原本應該是著名的小提琴家。
有記憶以來,我從來沒看過他的小提琴,甚至聽過他聆聽任何小提琴曲目。
所以,他真的是會音樂的小提琴家嗎?

對爺爺的印象,大概是他從不離身的黃長壽。
比起和人攀談,爺爺或許更享受獨自叼著一根黃長壽慢慢吞雲吐霧的自在。
他的話很少,對我從來不斥責,我其實不太理解那究竟是淡漠抑或疏離,只是隱約覺得,啊,他的性格似乎與外公外婆差異好大呢。

爺爺給我取了一個非常特別的乳名,小學的時候牽著他的手散步,爺爺總是會偷偷買點小禮物給我,不過證據其實很難掩滅,每次每次都沾染上沒辦法散去的黃長壽餘韻。

他們又說,我的爺爺其實不是這裡人。
當他終於能回到真正的老家時,我想他一定很猶豫吧,可是他終究回來了,帶著要給我的禮物,他說要特地留給他孫女的傳家寶。
「這個古玉給我的孫女,保佑我的孫女平安長大。」
我的孫女,他說。
所以我不明白,為什麼我的爺爺其實不是我的真爺爺。

曾幾何時,黃長壽一包要價漲到台幣90了。
沒有長壽字樣的黃長壽,沒有丹頂鶴還有長鬚老人的黃長壽,爺爺還認得出這就是他最喜歡的黃長壽嗎?

法主公廟前的檳榔攤伯伯其實很好奇為什麼我總是來買黃長壽,我告訴他,這其實是替我爺爺買的喲。
「你爺爺幾歲了?有你這麼孝順的孫女,他一定很幸福啊!
那麼簡單的問題卻一下子讓人腦筋空白,我只能囁嚅地又重複地說:「可是,我的爺爺不是我的真爺爺……」
「那又怎麼樣呢?」他說:「你當時那麼小,沒人告訴你的話,你也不會知道吧?」
瞬間,從來沒有掉過的眼淚終於全部掉了下來。

不管他們怎麼說,我的爺爺就是我的真爺爺。

和菓子貼心小提醒:
未成年請勿吸菸飲酒